农活课业两不误,给同事做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菜

  农活课业两不误

  给同事做中国菜

“新农夫”石嫣

  石嫣的身份毕竟是学生,所以她在干农活之余,还要做一些调研和学习。学校并没有给石嫣布置什么作业和课题,于是她就趁着下班后和周末,自己设计了访问单,走访附近不同形态的农场。

  石嫣“插队”的地方,几乎都是美国本地人,她成了那里唯一一个中国人。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3-9-6 吴益超

  让石嫣很惊讶的是,在美国,农民会看并会买很多书。“别看我们农场小,但是还有个图书馆呢。”农场的管理员会推荐给石嫣专业性的书,这些在国内看不到的书和资料,带给她很多启示。

  从小在家备受宠爱的石嫣在出国前并不会做饭,于是放心不下的妈妈在出国前一周,对她进行突击性训练。“我觉得自己挺有天赋,很快就把饭做得有模有样。”

  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石嫣到美国“地升农场”报到。临行前她对自己说:“我将抛弃过去有些矫情甚至有些小资的生活方式,让自己的双手沾满泥土。”6个月后,石嫣将社区支持农业的理念带回了中国。

  “有的人觉得我做农活是不务正业,但是我确实在专业研究上有了很多收获。”石嫣举例说,之前关于发展有机农业的成本与效果等问题,她也有不明白的地方,现在已经可以给出答案。

  在农场工作时,中午的午餐由他们轮流掌勺,石嫣的中国菜最受几位美国农民欢迎,其中宫保鸡丁和鱼香肉丝更成为最受欢迎的菜。

  “你会背24节气表吗?”8月底的国家图书馆内,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还是难住了前来听讲座的大多数人。

  拒绝不健康食品

  “在那里,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其实就是对我的了解。”石嫣在那里感受到了美国人的热情直率。

  提出问题的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名叫石嫣,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

  10月初,农场这一季的工作即将结束,石嫣也将结束她的美国之行。那天正好是她的26岁生日,石嫣特地把她在农场工作时所有的朋友都召集到一起,给他们做了一顿中国饭。

  学会不少DIY绝活

  顶着学术头衔的石嫣,却没有把办公室设在繁华的楼宇间,而是奔向农田——她曾创办“小毛驴”农场,后又作为中国“分享收获”CSA项目创始人与负责人,梦想着推动中国社区支持农业和可持续农业发展。

  离开农场后,石嫣并没有立即回国,而是去了纽约等大城市。半年的农村生活,让这个城市女孩在看见密集的人流和高楼时,竟然无法适应。“最大的麻烦是我不知道自己该吃什么。”由于受到农民们的影响,石嫣认为她宁可不吃也不想吃不健康的食物,于是那几天她只能靠面包抹花生酱过日子。

  除了干农活,石嫣还学会了不少DIY绝活。

  记者眼前的石嫣,皮肤有些黝黑,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博士头衔搭配“农夫”身份,总是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有人问她是不是理想主义者,她回答说自己有理想,但不是“主义者”。

  10月13日,石嫣回到北京继续她的学业。

  习惯在超市买食物的石嫣没有想过,酸奶、草莓酱,甚至比萨都可以自己做。在美国农场,大家都有套DIY的绝活。

重构信任

  想试验新模式

  “其实那些东西,看起来很难,动手却很简单。”石嫣把操作步骤都写在了博客上与大家分享,她一直认为自己做的比萨要比必胜客好吃得多。

  “谁来告诉我们哪种食物是健康的?”“哪种食物的食用比例应该更多?”石嫣的问题都看似简单,但背后却隐含着人们在现代生活中,对健康饮食认知的缺乏。而在食品安全问题备受关注的今天,稍有风吹草动,就很容易引发人们的恐慌。

  经过半年的插队实习,石嫣明确了自己今后要研究的方向,试验“社区支持农业”这种新模式。社区支持农业是将农业生产与社区居民需要直接挂钩,由居民每年向农场订购农产品,并直接由农场送上门。

  除了吃的,她还会自己做“原生态”的挎包。挎包是用美国普通装土豆的麻袋做外面,里衬是她在农场找的一块花布,而肩带则原本是一条印度的腰带。“别小看它,结合了中、美、印三国元素呢。”

  长期从事农业研究的经历让石嫣发现,如今的化肥使用量大但利用率低,浪费了很多能源,农业用的水、空气和土壤也正在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国家还在对农民使用化肥进行补贴,而农药、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又割裂了城乡之间的信任关系。

  石嫣认为这种模式虽然在目前中国没有推广的条件,但是她希望自己能首先进行试验,“刚刚开始我就先从一个订户、两个订户做起吧。”

  成立“泥胶鞋乐队”

  石嫣认为,想要改变这一切,需要从构建新型的农业关系入手,社区支持农业就是她计划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她的导师温铁军看了她在美国写的报告,认为石嫣的调查很有意思,并支持她继续把研究做下去,“她的报告只是个开始,我希望她能继续研究中国的情况,做一下两国的对比研究。”

  在美国当农民,除了繁重的农活,也有丰富的文化活动。附近农场的农民们提议组建一支“泥胶鞋乐队”。

  什么是社区支持农业?这一概念起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瑞士和日本,它通过把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联系起来,让农民获得稳定的收入和健康的工作环境,而消费者则在获得健康、信得过的食物的同时,也与土地相连,与自然联系起来。双方共同承担种植风险,并分享种植利益。

  希望推广参与式研究

  石嫣在他们的号召下,也加入了这个乐队,并成为其中的鼓手。下班后,他们就聚在一起训练。所有演奏的曲子都是由乐队自己创作的。乐队以一种最自然的方式亮相,除了正规的乐器,也有搓衣板这种另类乐器。每次排练时,美国农民那种快乐、不受拘束的气氛都会感染石嫣。

  然而仅仅有理念还是不够的,作为“舶来品”的社区支持农业理念,能否在传统农业观念根深蒂固的中国扎根,还需要更多努力。

  这半年的“洋插队”经历,现在成为石嫣非常珍惜的宝藏。

  “那里的农民看起来都很快乐。”石嫣在那里认识了很多农民艺术家,给了她新鲜的感受。

  石嫣也清楚这些,这个从书院里走出来的姑娘,似乎天生就不属于娇生惯养的那一类人。为了心目中的农场,她前后奔走,2009年终于在北京凤凰岭成立了“小毛驴农场”。

  在石嫣看来,和普通研究生下乡所做的调研不同,在美国当农民这种形式不是一种观察式的研究,而是一种参与式研究。目前很少有研究生能真正花时间扎根基层。回国后,她挺希望与大家分享她的经历,让大家知道研究生可以有一种另类的研究方式,所以在农大举行的博士生论坛上,她特意在报告后增加了一段即兴演讲。

  “女博士当农夫”,成立之初的“小毛驴农场”因此广受关注。她经常要接待各式各样的来访者:媒体、市民以及官员,她有时甚至说到嗓子都干了,但她还是觉得只要社区支持农业能在中国扎根,再多的辛苦也都有安慰。

  石嫣特殊的经历,引起了论坛上其他博士生的好奇,一名男博士生表示,很羡慕并佩服石嫣的经历,“现在研究农业的博士生,别说去美国农场,就是在国内做农民的经历都太少。”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考研频道 考研论坛 考研博客圈

  短短一个月时间,就有54户家庭报名,正当这些家庭准备通过银行转账给石嫣预付菜钱时,却都被石嫣谢绝。她希望通过上门收款的方式获得与客户见面交流的机会,构筑相互信任的关系。而这54户家庭的款,她收了足足一个月。

  温铁军赞同石嫣的看法,“在社会科学学习中,目前中国很少有这样的参与式试验,基本上是从书本到书本的方式,这其实是一种舍本逐末。”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分享收获”

  “只要学生愿意,我们做老师的很愿意帮忙为他们提供类似的实践机会。”温铁军说。(本报记者:周逸梅)

  石嫣还有另一个身份——“分享收获”项目的创始人,这是她的第二次创业。在“小毛驴农场”的探索之后,石嫣发现农户并没有真正从项目中获益,他们更像是“被雇佣者”。石嫣再次出击,发起成立了“分享收获”项目,与“小毛驴农场”相比,“分享收获”项目中的农户是打工者也是老板,他们不仅能获得劳作的工资且也有年底的分红,这真正让他们作为主人参与到市场行为中。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2012年8月,社区支持农业“分享收获”项目开始给参与其中的消费者会员配送蔬菜,石嫣把自己称为“掌柜的”。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考研频道 考研论坛 考研博客圈

  如今,这个团队已有30多名年轻人参与,他们中间除了学农业的,还有学物理的、计算机的、生物的;有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也有曾经分不清麦苗和韭菜的城里娃;他们睡架子床,吃大锅饭,每天下地,半夜催苗……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周一到周五是正常耕种时间,周末则要配送蔬菜、接待市民,由于几乎全部农活都要依靠手工,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大。

  CSA项目的大本营坐落在北京郊区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每次进城都要公交、地铁频繁换乘,行程并不轻松。此番去往国图做讲座,石嫣说自己单程就花了两个半小时。

  但她并没有为不便利的交通而感到困扰,她说自己反而因此更喜欢在农场的生活,因为那里能让她的生活节奏慢下来。“每天省了上下班坐车的时间,会发现时间其实有很多”。

转折之旅

  石嫣的这些思考并非得之于朝夕之间。2008年,一次去往美国农场的旅程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在此之前,她还是一个困扰于未来工作、学习方向的硕士研究生。

  2008年4月,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石嫣到美国“地升农场”报到。临行前她对自己说:“我将抛弃过去有些矫情甚至有些小资的生活方式,让自己的双手沾满泥土。”

  在农场生活的岁月里,石嫣几乎做遍了所有的农活,这里的劳动强度远超她的想象,但她也见证了一个在农业资本化大潮中坚持本色的小镇农业文化,这深深触动了她。6个月后,石嫣将社区支持农业的理念带回了中国。

  有人将石嫣看作是种田的农民,但她自己则更喜欢用“新农夫”来称呼自己,与“分享收获”团队中的成员一样,她希望自己能够重新回归农村,“吃在当地,吃在当季”,“保持良好的心态,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石嫣说自己做农活并不是“不务正业”,相反,来源于实践的知识让她对“三农问题”有了深入的认识,有了自己的方向——社区支持农业。几乎每一次交流或宣传,她都不忘向人介绍社区支持农业的好处:“每5户消费者加入,就能改变一亩土地;每30户,就能让一个农户有机耕作;每100户,就能让5个年轻人在乡村生活、工作;有了1000户,就能构建一个新农村社区。”

  “每个人的餐盘都在食物体系中发挥着重要的影响,每一个你的选择都连接着你与食物的过去和未来。”

本文由优德w88官网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农活课业两不误,给同事做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