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菅政权生死攸关试金石,日本能否走出困境优

  据日本新闻网消息,日本执政的民主党所属国会议员全体大会2日中午12时在东京举行,作为该党党首的日本首相菅直人在会上致辞时表示,自己将会在灾后重建和核泄漏问题的处理告一段落之后主动辞职,会把自己的位子让给年轻人。

从8月末到9月初,日本政局再次经历巨大震荡。这场震荡的结果,是继安倍晋三前首相以来的日本第四位短命首相——菅直人下台了,取而代之的,是年仅54岁的民主党新党首野田佳彦。那么,菅直人内阁为何窘迫地走向终结?新的野田内阁又将把震后满目疮痍的日本引向何方呢?

震后日本政坛新变局

  菅直人首相在致辞时表示,在这一次大地震和核泄漏问题的处理上,自己可能有做的不完善的地方,首先向各位表示道歉。

作为一个市民运动出身的首相,菅直人在执政之初受到了很大的期待,其支持率也一度高达近60%。然而,随着他提出的增加消费税的议案在参议院遭到惨败,以及他在一些国际问题上的态度造成日本国内民众的不满,菅直人在日本国内的支持率急剧下降。“3•11”东日本大地震后,菅直人政府被指应对乏力,饱受抨击,到菅直人下台前其支持率下跌为20%。尽管菅内阁在灾后重建、应对核电站辐射泄漏等问题上非常被动,但由他提出的日本应调整能源政策、摆脱对核能的依存却赢得了一部分日本民众的欢迎。

国际能源网讯:如果说“地震政局”是菅政权力挽狂澜的突破口,那么,“能源政局”就是菅政权生死攸关的试金石**

  他说,目前灾后重建工作刚刚开始,核泄漏问题还没有解决,自己不能轻易地放弃首相的责任。

对于菅直人的辞职,日本各大媒体从不同的方面给予了评价。《每日新闻》的政治版面专门发表了一篇题为《菅政权究竟如何?》的文章,对菅直人政权进行了分析,并意味深长地指出,作为日本危机时期的领导者,菅直人的功过无疑要等待历史来评价。与之相反,《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分别对菅直人任期内政治方面的政策进行了批评,《朝日新闻》犀利地指出“菅直人首相……在政策上没有做出卓越的成绩就下台了”;《读卖新闻》则对菅直人任内日本政治的混乱局面进行了指摘。与上述两大媒体的视角不同,日本共同社从经济方面入手,批评了菅直人政权在应对日本经济低迷问题上采取的无力政策。根据经济数据显示,在菅直人任内,日本经济在大地震及日元升值历史性高位的影响下持续低迷,国内生产总值连续三季度呈负增长;日经指数从菅直人上台时的9500多点在震后跌至8600点,此后持续低迷。政府和日本央行虽然出手干预汇市,但仍未能阻止日元升值,导致日本出口企业的盈利能力受到巨大打击。自6月2日首相菅直人表明辞职意向到其正式辞职,历时近3个月。共同社的文章进一步批评指出,菅直人的这场“下台剧”对日本外交、政治和经济等方面均产生了消极影响:它“不仅形成了包括外交在内的政策空白,民主党内的分裂也日渐升级”;更为严重的是,“围绕菅直人下台时期引发的混乱等造成的政治停滞阻碍了经济。”总体来看,日本共同社指出,“‘拖延’下台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

近几个月来,震后的日本令世界关注;与此同时,日本政局更让人眼花缭乱,尤其是新演变的“能源政局”。

  他向国民和议员们提出三个保证:第一是尽最大努力来做好灾后重建和核泄漏问题的处理。第二是保证民主党不能分裂,也不应该分裂,这是我行动的根本。第三,维持住民主党政权不能让自民党从我们的手中夺取政权。

可以说,菅直人内阁是在经济的持续低迷、来自民主党内和在野党的指摘不断、民众的支持率大跌的情况下,最终走向下了历史舞台。在菅直人宣布辞职以后,菅内阁时期的财政大臣野田佳彦于8月30日当选为民主党新党首,并于31日成为日本新一代首相,9月2日正式组成新内阁。那些菅内阁尚未解决的棘手问题,也就不可避免地摆在了新首相野田佳彦的面前。

  今年2月,菅直人内阁支持率已降至19%的危险水域,眼看难逃“3月危机”,好在面对复合型大震灾在野党不好在国难当头之际步步紧逼,使菅直人内阁躲过一劫。但好景不长,由于菅直人救灾不力,给在野党提供了打击的机会,也使执政党内部的矛盾表面化,于是,朝野合奏了一首“逼宫交响曲”献给总理大臣。

  菅直人首相最后表示,救灾和核处理问题告一段落后,自己会主动考虑辞职,会把首相的责任让年轻一代来继承。

从政治方面看,促进民主党内部的融合,改善与在野党的关系决定了新政权能否稳固,是野田新内阁急需解决的重要任务。具体来看,新首相将以结束民主党内“亲小泽”与“反小泽”两派的对立,以实现党内统一为目标。为此,面对目前民主党内部的分裂局面,新任首相将调整菅直人政权时期的“脱小泽”路线,转而启用与民主党前代表小泽一郎关系密切的议员担任要职。正因如此,在成为第95代首相以后,野田佳彦任命了与小泽一郎关系密切、长期在参议院中组织民主党党员、且与自两党均保持着良好的沟通渠道的参议院议长舆石东担任民主党干事长,任用熟悉外交和安全保障事务的前外相前原诚司担任民主党政调会长。在内阁成员中,野田新首相任命小泽派的一川保夫担任防卫大臣,山冈贤次负责国家公安、消费者事务,在内阁成员中,平衡了小泽派和其他派别的力量。在此基础上,作为民主党的新党首,野田佳彦在将在未来更加注重同在野党建立政策调整的新机制,通过政策协商等途径改善民主党与在野党自民党等关系。野田呼吁在野党给予合作,称“为了让日本从国难中重生,让我们集合这个国家所有的力量。”

  最惊险的一幕是“内阁不信任案”的提出及其表决。在野党发难属情理之中,执政党内部“造反”则既有权力之争,也有政策上的分歧。

  菅直人两次强调了“让年轻人接班”的词句,表明对于小泽一郎前党首为首的党内长老的抗拒。

从经济方面看,如何增税以确保灾后重建和社会保障改革的财源、加入“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等将成为新内阁的重要课题。新内阁吸取菅内阁的教训,致力于改善对日本经济发展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9月1日,在正式组成新内阁的前一天,野田佳彦首先拜访了经团联会长米仓弘昌,修复由于菅直人前首在应对东日本大地震过程中同经团联产生的冷淡关系。新首相在组阁之前拜访经团联,在日本政治史上是极为罕见的案例。野田佳彦对获得经团联支持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在这次会面中,米仓弘昌会长强调了经团联对野田政权的全面支持。9月13日,民主党干事长舆石东与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米仓弘举行了会谈,希望经济界对日本的震后重建工作提供支持。双方同意于近期召开野田佳彦政府成立后的首次经团联与民主党高层之间的政策对话会。召开对话会由民主党方面建议,计划每季度召开一次,旨在对震后重建政策及发展战略进行磋商。由此,新政权和日本财界在加速日本经济复苏的问题上,终于达成一致。同日,新首相野田佳彦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发表了就任以来的首次施政演说。野田表示,他将力争兼顾健全财政和经济增长,并扩充去年6月内阁会议决定的“新增长战略”,于年内汇总“日本再生战略”。他将坚持旨在确保东日本大地震后重建和社保财源的增税路线。野田明确表示将把应对恢复重建和经济危机作为政府的首要任务,力争早日编制完成2011年度第三次补充预算案。与此同时,临时增加10兆日元税收的方案也将被列入政府财政议题而进行讨论。对于日元汇率飙升的问题,野田指出“有必要采取一切政策手段”。他表示,在紧急经济对策中将加大对企业落户的补助力度,同时支援企业收购海外企业和获得资源权益。

  菅直人上台以来不仅没有做到“举党一致”,还大搞“去小泽化”,播下了民主党有可能分裂以及菅政权不稳的种子并导致后院起火。小泽和鸠山认为,菅内阁实施的内外政策已背离了民主党的初衷,与他们自己的政治理念相差甚远。因此,“小泽派”决意要恢复选民对民主党的信任,而“鸠山派”内部则不太一致。鸠山本人虽然在“倒阁”问题上与小泽完全一致,但他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亲手缔造的政党崩溃,因此最后关头他与菅直人讨价还价,以折中的方式暂时保全了民主党不被分裂。面对鸠山和菅直人态度的突然变化,措手不及的小泽紧急指示本派议员对“不信任案”由预计的赞成转为反对并草草收兵。

从能源方面看,野田佳彦也将采取与菅直人不同的政策,这一点,从野田在日本知名月刊《文艺春秋》上发表的文章中可见一斑。与菅直人前首相提出“摆脱核依存”的路线不同,野田氏主张在从根本上保证安全性的前提下,为重新启动和利用现有核能发电所而努力,同时也将致力于新能源的开发。在地震重建和治理核污染问题上,野田表示,将在政府地震重建基本方针的基础上加速开展恢复重建工作,同时将尽快平息核事故作为“国家的挑战”尽全力解决。他表示,“不实现福岛重建就无法恢复外界对日本的信赖”,将加紧开展和事故受害者赔偿和辐射去污工作。

  鸠山与菅直人的“约法三章”是:一不搞垮民主党;二不把政权交给自民党;三通过《复兴基本法》并编制完2011年度的第2次补充预算案。但是,菅直人随后在“辞职”的时间上大做文章,根本不想在鸠山希望的6月底7月初退位,导致日本政坛波澜再起。

从外交和安保方面看,野田佳彦在9月2日对改善对美、对华关系作出了明确指示,要求“重新调整日美、日中关系,稳健地全力应对日美、日中关系的调整。”为此,玄叶光一郎外相表示要“深化日美同盟”,全力迎接9月下旬首相访美等工作,尽快妥善解决驻日美军基地问题。玄叶外相同时表示将推进今年年末野田首相访问中国、俄罗斯、韩国等事宜,考虑改善因为领土问题而造成的日本同中国、俄罗斯、韩国的紧张关系。另一方面,玄叶光一郎外相在9月2日同野田首相会见时也强调指出,“中国海军军力在欠缺透明性的情况下不断增强。”针对玄叶光一郎外相的发言,《每日新闻》评论说,这表明了新内阁对中国软硬兼施的态度。同日当晚,野田在首相官邸举行的记者会上说,他在任首相期间不会去参拜靖国神社,内阁成员也不会正式参拜。

  6月17日,国会终于通过《复兴基本法》。6月22日是例行国会结束的日期,菅直人硬是坚持国会延期到8月31日。在野的自民党本想在参议院提出弹劾总理的议案,但是,考虑到处于灾后重建期间会惹来国民反感,于是,决定将弹劾案推迟到8月底提出。朝野对峙使延期国会空转了一周多。党内反对派由于出师不利偃旗息鼓,领导层内虽时有反菅声音出现,但这些稚嫩的政治家都不是菅直人的对手。菅直人拉弓射箭,“该出手时就出手”,摆平左右,编织出一个“6月政局”。

总体来看,尽管日本新旧首相更迭已经完成,对于新内阁将如何稳定政局、促进灾后重建和经济复苏,处理好同美国、中国等国的关系,仍旧需要我们拭目以待。

  6月28日,在民主党两院议员全体会议上,菅直人终于“亮剑”,提出下台的3个先决条件,即在国会通过下述3个法案:2011年度第2次补充预算案、特例公债法和再生能源特措法。很明显这与先前的“约法三章”出入很大,尽管如此,在一片喊打声中菅直人还是没有说出具体的辞职时间,其手腕和意志令人刮目相看。对此,民主党干事长冈田克也无奈地对下属议员说:“他是我们自己选出的总理,我们尽可能满足他的要求,坚持到他提出的3个条件实现为止。”

  进入7月,朝野之争、党内角逐的激烈程度虽然减弱,但逼宫声音还是未断。如果说“地震政局”是菅政权力挽狂澜的突破口,那么,“能源政局”就是菅政权生死攸关的试金石。菅直人提出的上述3个条件都与灾后重建有关,没有预算编制无法计划重建;钱从何来?只有发赤字公债;核电不行了,只有考虑天然能源。这几个问题解决了,接下来的敏感问题就是如何对待占日本电力需求30%的核电,也就是如何制定未来日本的能源战略与能源政策问题,这是近期日本政坛的最大看点。

  菅直人要求通过的上述3个法案是为了灾后重建,并与千家万户息息相关。因此,朝野各党各派难以反对,7月下旬或8月上旬在国会通过上述法案应该不成问题。关键的问题是,3个条件满足之后菅直人如果不想辞职会怎么样?他手中最后的一张王牌就是“能源政策”。也就是说,未来的日本要不要“核电”,首相可以在全国展开一场大讨论并以此为话题解散众议院进行大选。面对核泄漏、核污染还在持续的现实,选举的结果可想而知。一想到此,在野各党各派的反对者就心有余悸。这就是菅直人的“杀手锏”。另外,党内反菅势力也处于二律背反态势。就是说,即便促成《再生能源特措法》早日生效,也不一定能保证菅直人就下台。可是,如果反对就会给菅政权提供延命的机会。要是坚决阻止该法案通过,菅直人就会拿出“杀手锏”,解散众议院,搞“去核电”大选。

  然而,菅直人的“去核电”主张一出口,就遭到日本保守界一片反对之声。同时,没了廉价核电,日本经济发展就会受到制约,因此,经济界也不赞同。能源价格上涨,也会给国民生活带来负担。7月初,《每日新闻》就菅直人内阁上台以来的支持率进行了一次调查,菅直人政权第4次进入危险水域。

  目前,日本正处于灾后重建之中,如果大选,时间不当暂且不说,在野的自民党取胜似乎没什么把握,执政党内小泽派“一期生”丢掉议员帽极有可能。而且劳民伤财的大选,特别是未到期的提前大选,好像并不受社会欢迎。此外,选后的民主党还能否保住众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席是个最大问题,鉴于目前已经是“扭曲国会”态势,即执政党在参议院是少数派,全赖众议院的三分之二议席在关键时刻进行“再表决”保住自己的权力地位,如果众议院议席不保,民主党执政将时刻面临危机。

  如果不实行大选,那么剩下的选项或是首相辞职,或是大幅改组内阁。8月中旬将是人们观察日本政局走势的最佳时期。□(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日本所政治研究室主任)

本文由优德w88官网发布于优德88官方网站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成菅政权生死攸关试金石,日本能否走出困境优